第二百六十一章 洛阳

王越没有和李鍪多说话,不过他将韩幸留下了,王越给韩龙留下了一句话。

“虽然这么多年你都不回家看上一眼,虽然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去看看你的先生,但是你的先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忘记过你,韩幸也算是老夫的关门弟子,收徒的时候,管老头告诉老夫,他害怕你一个人太要强,在外面受了委屈!

那是一个执拗的老头子,天下无论是世家还是诸侯,无论是权势还是生活,他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低下过头,但是对你不同,他愿意为你这么一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