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七章 战火起(中)

九生令 一千秋夜 3748 字 6天前

连空陵诡笑一声,从怀中取出铁拳套,一副要揍人的模样。

小杨睨也扭了扭脚,冷峻的面孔,没有带一点感情色彩。虽说平时他懒的思考,总喜欢表现出一副傻乎乎的模样。

可一到正事,尤其是动手时,他可是非常靠谱的,往往能以初灵四重的力量,硬抗一名中灵强者。

沈十方握紧腰间抢夺过来的战刀,和连空陵二人走向城门后。

“快,快点!”

那些校尉都头在着急地指挥着。

看见沈十方三人,一名校尉拦下他们,说道:“站住,你们赶紧上城头,将伤兵抬下来。”

沈十方打量了一下,距离城门不过几十步,他先行礼说道:“禀告校尉大人,白将军让我们三个去城门帮忙,以防敌人攻城车撞门。”

“校尉大人?”校尉疑惑地审视着沈十方三人,沉声说道:“你们是哪个营的?我怎么没见过你们?”

沈十方和连空陵对视一眼,心想是不是被他看出什么了?

“我们是骁骑营的。”

校尉眼睛眯着,说道:“骁骑营的?”

沈十方深深看着校尉,说道:“没错,骁骑营。”

校尉问道:“那你可知骁骑营的主将是谁?”

沈十方心头大惊,暗道糟糕了,他强硬地说道:“军务万分危急,校尉大人如果要在这耽误,恐怕白将军怪罪下来,不管是您或我三人,都承担不起。”

他表情略微装作不耐烦,试图吓唬这校尉。

校尉冷笑一声,说道:“你们根本不是骁骑营的,说,你们是何人?”

连空陵开口说道:“我们就是骁骑营的。”

校尉说道:“狗屁,你们连我都不知道,还敢说是骁骑营的?还有,没人称白祢为白将军。在这,他是统军元帅。而我,则是骁骑营主将……余进。”

沈十方盯着余进,心想倒霉透了,怎么就遇上了骁骑营的主将了呢?还它丫的穿着校尉的甲胄。

沈十方三人那里知道,骁骑营在城外吃了大亏,这余进身为主将,难辞其咎,被降为校尉,今日负责调动辅兵杂役。

余进拔出战刀,指着沈十方说道:“说,你们到底是谁?”

他转而一想,突然惊醒,说道:“难道你们就是放火烧粮仓的细作?”

他心中乐坏了,如果抓住这三人,可就是大功一件,不仅能官复原职,还能封官加爵也说不定。

他呼喊道:“来人,给我抓住他们,我亲自押他们去见申留王。”

话音落下,十来个士兵举着铁枪铁戟指着沈十方三人。

沈十方眼神一冷,幽红的杀气迸出,让周围气温骤然下降。

“杀!”

简单的一个字,却是杀气腾腾,如同阎罗,判决那些叛军的死刑。

连空陵率先动手,回头就是一拳砸在一名叛军的脑袋上,借着大手一抓,将一杆铁枪抓到手里,挑开叛军的兵器,从他们喉咙划过。

“噗!”

地面上瞬间倒下四人,

而小杨睨也没闲着,看见叛军的上路用兵器防御,便瞄向了他们的下路。

于是乎,一个扫堂腿,将三个人绊倒,再回旋踢一脚,将一杆铁戟踹飞,连着一招膝撞,那叛军胸骨塌陷,眼见是过不成了。

而沈十方,自始到终都没有动手,只是冷冷盯住余进,只要后者有所动作,他便利用踏雪寻梅的速度先发制人。

虽然不知道余进的修为,但想来应该也只是一个中灵大武师。

对于初灵大武师,他可有信心取胜。

余进看着士兵一个个被打倒,更加证实了他的疑问,这三人武艺高强,定然就是放火烧粮仓之人。

于是,他果断凝聚丹田真气,想亲自出手。

当他的丹田亮起光芒,沈十方知

道,余进,只是一个中灵一重的大武师。

对于中灵一重大武师,沈十方有把握在十招之内击倒对手。

于是乎,沈十方火速凝聚丹田真气,妖红色的亮光刺眼万分。

余进不敢相信,心中惊骇不已,失声喊道:“中灵三重!这……红色真气,难道……你就是申留王说的天煞?”

沈十方诡笑一声,说道:“你没说错,我……就是天煞!”

说罢,沈十方脸上变的杀气腾腾,在眼中,余进已经是个死人。

他说完之后,脚下亮起圆形符文,瞬间出现在余进的面前,拳头在余进的眼中放大。

余进虽然有些害怕,但还是硬着头皮接招,一刀挥了过去。

拳头对战刀,自然战刀有优势,不仅长度占了便宜,伤害更是不言自明。

可惜,他太低估了沈十方。

或者说,低估了铸宝园。

因为,只见沈十方并没有停手的意思,拳头依旧往余进的脸部砸去。

正当余进得意洋洋,心想被打一拳,可我砍了你一刀,还是自己划算。

但是,这时沈十方突然迅速伸出左手,用手腕抵挡住战刀,拳头直接与余进的脸部亲密接触。

“砰!”

余进捂着鼻子后退了几步,鼻血瞬间流出。

他看向沈十方的手腕处,只见外面的甲胄护腕已经破掉,露出一个看着做工精良的护腕。

软甲护腕,铸宝园出品,能硬抗高灵以下的攻击。

余进不可思议地看着沈十方,如同见鬼一样。

他该庆幸沈十方分心去抵挡了自己的战刀,不然全力攻击之下,这一拳能直接送他上西天极乐世界。

这时,连空陵和小杨睨也停下来了,可打斗已经吸引了周围的叛军注意,很多人不怀好意地围了过来。

沈十方三人没有犹豫,立马一起攻击余进。

余进见机不妙,接下了小杨睨一腿,后退了几步,然后果断扭头逃跑了,方向是城头上。

他要找白祢!

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连空陵正欲追赶,被沈十方拦下,后者说道:“别管他了,我们还有事要做。”

说罢,他丢弃了头上铁盔,将战甲也脱下来。

对于他来说,这身甲胄不但没能增加他的防御力,笨重感反而使自己的动作变得迟钝。

连空陵二人也有模学样,将甲胄扔掉,三人露出一身黑衣。

叛军们看见了余进逃跑,他们迟迟不动手,生怕自己小命不保。

现如今看见这三人身穿黑衣,瞬间明白,粮仓的火就是他们放的。

要知道,身穿一身黑衣,除了做见不得光的事,根本没人会穿这样的衣裳。

不过到这种时候,沈十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也无所谓暴露不暴露。

他将抢来的战刀出鞘,横刀而立,大有一种傲视天地的气势。

“我不想杀人。”沈十方冷声说道:“但是,不介意将你们这些不忠不义之徒,送上黄泉路。”

叛国叛君,正是不忠不义!

那些叛军犹豫了,虽然他们人头,看着密密麻麻,得有上万人在这。

可是,城头下的,基本都是辅兵杂役,根本没有多少有战斗力。

只有这一个都的兵力,是为了守住城门的。

而剩下的兵力,全在其他地方。

所以,沈十方三人,面对的,是一百个战兵。

见到叛军们没有让路,沈十方淡淡说道:“杀!”

话音落下,连空陵和小杨睨一左一右,向人群冲去。

他们要冲出一条路,通往城门的路。

沈十方也没光看着,与连空陵二人背对背,负责击杀身后之人。

与此同时,苏木心他看见了西阙城的城头上已经乱哄哄了,立马让玄亦下令,搭桥冲锋。

于是乎,攻城营率先出发,抬着木板和云梯冲锋过去,而先锋营则是利用盾牌,对付零星的弓箭。

白祢现在无暇顾及,根本指挥不了,现如今正在与昔日的手下对战。

“蜉蝣撼树,不自量力。”白祢一边打一边怒喝了一句。

随后,他一脚踹飞薛飞闲,指着后者说道:“想死,我成全你。”

说罢,白祢将真气凝聚在他的长刀上,举起来,就要手起刀落。

薛飞闲本来就打不过白祢,不仅修为上有差距,战斗经验也落后一大步。

与白祢交手上百回合,身上的伤势不止一处两处,浑身都是伤痕。

眼看这一记重击将自己重创,根本再无力招架。现在,面对白祢这充满高灵力量的一击,他捂着胸口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“叮!”

一声脆鸣声过后,薛飞闲感觉自己没有被砍到,睁开了眼睛,只见杜战正在自己身前。

原来,杜战火力全开,一个高灵强者的毁灭,将城头的弓箭手杀伤殆尽。见到薛飞闲被击退,便火速驰援。

“白祢,你的对手,是我!”杜战冷声说道。

他的刀……还滴着血。

白祢一挥长刀,阴沉着脸。

而这时,王二刀也不负众望,在城门上方将铁索破坏,吊桥“轰”地一声掉下去。

之后,王二刀便继续在城头上厮杀。

白祢打量了周围情况,自己的兵死伤不少,这高灵强者的杀伤力,果然很强大。

而这时,余进已经跑上来了。

“统帅,找到纵火烧粮仓的人了,他就在城楼上,属下已经让人困住他了。”余进着急说道:“他就是天煞!”

白祢瞳孔一缩,暗道这天煞是怎么进来的?

这问题来不及多想,当下关头危急,他说道:“你们不是他对手,文禄王带着那几位去了军营调兵遣将,你火速找他们前来,务必杀了天煞。”

余进眼睛一亮,说道:“是,属下这就去。”

话音落下,薛飞闲大喝一声:“大将军,快去!军师有危险”

杜战很好奇这天煞是何人?是不是东乾帝国口中的那个天煞?

先如今听闻薛飞闲之言,那人便是军师。

来不及多想,杜战摇摇头,说道:“你带王二刀去支援,这白祢,可不会让本将离开。”

白祢冷笑一声,说道:“呵呵,你说错了,是不会让你们三个离开。”

说罢,白祢大手一挥,他的士兵围了上来。

杜战眼神一冷,说道:“你别逼我释放境域,你该知道,境域在他们眼中是怎样的。”

境域用在一些修为低的人身上,还能是怎样,就是一场毫无人性的屠杀。

届时,死伤不是一百几十个人,而是近乎上千人。

现如今,杜战身边只有两个人,战死也无憾。

可白祢身边,是成千上万的叛军。

白祢怒声喝道:“你敢!”

杜战说道:“那你就试试。”

俩人僵持不下,就这样盯住对方。

见此,杜战手中微微一动,示意薛飞闲和王二刀离开。

白祢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顺着城楼楼梯离去,路上的叛军也没人敢阻挡。

因为,他们害怕杜战真的释放境域,到时只会两败俱伤。

白祢心想这也不是办法,一旦薛飞闲他们离开了,指不定杜战还是会释放境域,到时吃亏的还是自己。

于是乎,白祢说道:“那就让我们公平一战,谁也不要释放境域。”

“来吧!看你有什么底气,居然敢造反!”